挽 情 全 国 服 务 热 线: 

    小三分离,情感咨询


深圳信诚婚姻服务公司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法律法规 常见问题

44岁的妹妹学会了自己的英语,可以翻译英文原版小说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1-26

袁颖慧的笔记在自学资料中随处可见。

青岛城阳区的一个垃圾收集者最近在一个视频平台上着火了。她的名字叫袁颖慧。她44岁了。她是城阳区城阳村的居民。她租了一个古老的岛屿社区,虽然他是一个清道夫,但袁颖慧精通英语,翻译小说。坚持学习英语20年多,不放弃,她的经历可以说是曲折的。离奇的目光和外界的压力,她离家去捡垃圾,流浪英语。

袁英辉说,如果要求她再次选择,她不会后悔,仍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她现在也很矛盾。她想放弃,想进入翻译行业,想养活自己。我现在最想要的是解决生存问题,过正常的生活。

Yuan Yinghui: I have good grades in Chinese and English in junior high school, and I am also interested in English.In 1990, I was admitted to the first vocational high school in Laoshan, Qingdao, at the age of 17.At that time, I could only study Chinese and Mathematics, as well as my own clothing m阿乔。I could only find English textbooks in the school library to study.I am not very interested in clothing major, but I am impulsive and reckless. 1992,我从大学退学(专业英语)。如果我现在知道了,我不一定会选择学习。

袁颖慧:我的家人反对我的学业,觉得我没有做好我的工作,他们希望我能稳定地学习服装专业,毕业后去香港的服装厂。The future will be very good.The family also opposed me to buy books, after graduation, work hard to make money, and then take the road of rural women, marry people and children, why do you have to read any books但我不能放手。

毕业后,我去了一个由我同学的父亲经营的工厂工作。工厂里的一些人还抱怨说,你没有去上学,把一些破书架放在书本上。另外,由于我的气质,我在工厂里被孤立了。

袁颖慧:村里的人也对我父亲说了三件事。我父亲每天回家骂我三次。我受不了了。在家住了一两年后,我离开家搬出去了。从此,我开始过着流浪的不稳定生活。

袁英辉:2003年以前一直在深圳情感维护收集书籍。大约在1995年,工资是300元,只够生活,赚了1000多元,都是用来买书的。那时,这本书也很贵,有一百本书和一百两百本。呃,美国,新概念和疯狂英语,疯狂英语已经买了60套,而且还买了磁带和录音机。

At that time, I wanted to learn English for a long time but failed.Until the death of his father in 2003, he got 5000 yuan for some reason, rented a house and lived, stopped working, and spent three years learning English wholeheartedly.

袁英辉:那时候,她每天听录音机和新闻,比如性丑闻、伊丽莎白女王的圣诞信息等等。她每天听2-3个小时,每天早上听一次,下午听一次。然后她在字典里逐字逐句地查不懂的单词。

袁英辉:是的,除了自学之外,我还跑到附近的一所学校的英语角与人交流。2006年,一家培训机构给了我免费与外教交流的机会。我珍惜与外教交流的机会。我用我以前学过的疯狂英语进行交流,这让外教笑了,农村人英语说得那么流利。

自2008以来,我在一家企业工作了一年半以上15000元。我辞职了,租了一间全心全意学习英语的房间,一直持续到2011年。这一次,我们将努力学习记忆,记忆和翻译。举个例子,总统就职时说的话听起来比较困难。

袁颖慧:2003,大部分的积蓄都花在租房和生活费上。他们从来不买衣服。他们都拿起衣服穿。很多人,包括地主,都会给我。那时衣服对我来说都是奢侈品。

我有一个愿望。如果我有钱,我会学完60疯狂英语,但是我没有钱。那时,在英语角的交流中,一些学生建议我可以当旁观者,拿到一定分数后,我可以成为正式的学生,但是我负担不起费用。

袁颖慧:2011,我认为疯狂英语被认为是行业的障碍。我已经学过疯狂英语。那时,我有点毛茸茸的,想试试更高级的东西。所以我订阅了《中国日报》海外版。

我没想到是从山顶到山底。跟《中国日报》海外版的难度相比,《疯狂英语》相当于前者是一座山,后者是最高的峰。当时我被击中,我觉得自己快死了。40岁的时候,我打赌我的英语很好。现在我甚至看不到中国制造的英文报纸。我觉得一切都是无望的。

袁颖慧:那时,我们一吃完饭就开始胡说八道。我们在院子里大声说话,好像喝醉了,抱怨生活不尽如人意。它对我们的邻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一时期持续了一年半。

然而,仍有一些尝试阅读,最终选择放弃。相反,我订阅了《北京周刊》的英文版,然后订阅了《上海日报》的英文版。这两份报纸的内容不是很大,也很难,这使我有了鸡血沸腾,走出了颓废的状态。

袁英辉:英语水平逐渐下降。2003年,我花了几天时间翻译了《疯狂英语新闻》的一篇1000字的文章。2008,它可以在大约一个小时内完成。

袁颖慧:事实上,我遵循我的感觉。单词需要背诵。如果我看长篇散文,我会习惯的。以前,英语角的学生给老师看笔记,老师没有说问题是什么。主要的困难在于翻译。我现在阅读和理解外国媒体没有问题。

我还从青岛图书馆外语系借了一本英国作家罗伯特·克雷2008年写的《追踪者》,从2017年5月20日至10月20日每天手译。我写了大约6张纸币。此外,我还翻译了《时代》杂志的文章。

袁英辉:我在2016年5月开始捡垃圾,因为我觉得找工作会让我习惯工作的好处,而且很容易放下英语。我不能忍受为了利益而放弃英语。在选择中,我觉得自己像个穿红鞋子的女孩。

袁英辉:没有遗憾。因为性格,我做了这个选择。人和动物的区别在于对理想的追求。不愁不愁吃,穿得好,但没有读书的生活是没有意义的。再选一次仍然会选择这样的生活。多年来,英语和我已经融为一体,了解外国媒体的内容已经是一大成就。

袁颖慧:学习英语纯粹是为了兴趣,使生活更有意义。这并不是因为名声受到重视。名声是模糊的。在媒体的帮助下,我只想进入翻译行业。在这个时代,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解决生存问题,希望通过英语翻译谋生。所以,以前,在拾荒的同时,在利用拾荒的收入,宣传自己,比如拉横幅,写书,试图让每个人都知道,虽然效果不好,我觉得我已经做了我应该做的一切。

Yuan Yinghui: Now that the family is full of people, parents are gone, and my brother has a family, I don't want to influence him because of my own affairs, and I don't blame him for not helping me.I don't want him to lead a bad life or to get in touch with each other.For the rest of my life, I hop那些志趣相投、心地善良、共同利益的人可以在一起度过时光。

袁颖慧:我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我渴望进入翻译行业,甚至作为业余爱好者与业内人士交流。另一方面,我想放弃。我想过一种正常的生活。我对进入翻译行业感到充满希望。(记者周世龄)

上一篇:荆门市检察院协助村精准扶贫工作研究 下一篇:江苏警方破获国外首起人身侵权案件